2017年09月23日

当前位置:首页 > 晋中 > 专题报道专题报道

晋商文化的写实主义呈现——当代艺术家之晋商题材画家毕志勇

来源:山西经济网 记者:董永德 发布时间:2015/8/8 7:45:00

 

寻找一种题材的空白然后进行深度的研究与创作在艺术门类日益细化的专家时代越来越不容易。主题创作追求研究的纵深感,涵盖的全面性、系统性。作品与作品之间共振互益所产生的整体视觉冲击,更容易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

欣赏毕志勇先生晋商题材的绘画,首先感到的是山西人的踏实。朴素的写实主义风格,配以暗色调的气氛晕染,晋商当年的生活在场景随着画家独特的观看视角度缓缓展开,亲切而自然。毕志勇先生艺术院校科班出身,毕业后却并没有以艺术为主业,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古董收藏,以收藏为文化切入,山西丰厚的古董资源让他慢慢感受到了晋商文化的强大内涵,最终促成了他艺术道路上的自觉回归。

在当代艺术多元化的语境下,选择什么样表达方式,毕志勇先生并没有参与当代艺术诸多问题的讨论,而是采用了他最擅长的写实主义绘画形式,描绘自己最熟悉的事物,在本土文化的语境中营造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作为晋商的后裔,毕志勇先生骨子里嫡传着祖先们脚踏实地,刚正仗义的处事作风。写实主义绘画在当下的社会现实中有着宽泛的受众基础,艺术最终传达的是观念和情感,是艺术家和观众之间的媒介,形式便于内容的传达是艺术的根本目的。

晋商俗称“山西帮”。晋商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晋唐时期,但真正崛起于明代,至清乾隆、嘉庆、道光年间已经发展到鼎盛。到清朝中叶,山西商人适应金融业汇兑业务的需要,由原来的货物的长途贩卖转向金融业的经营,山西票号一度几乎独占全国的汇兑业务。两大巨头“北号(票号)南钱(钱庄)成为全国最大的金融资本集团。

毕志勇善于刻画人物肖像,早在学生时代,就以善画肖像而闻名。晋商的代表人物乔致庸,雷履泰等等在他的笔下,或儒雅,或精明,或强悍,栩栩如生。人物贵在传神,一方面是学院派造型能力的长期训练;另一方面是晋商文化的长期熏染,对所刻画历史人物形象、材料熟捻于心,下笔才有画龙点睛之神采。肖像画直接表达人物的心灵状态,还原当时的历史情景,从历代肖像画大师留下来的作品中,我们不仅可以阅读到那个社会历史风貌,对历史人物的刻画,我们甚至直接看到历史的走向。在毕志勇的笔下,当乔致庸,雷履泰和他所处时代的镖局,票号,当票,契约,钱币等景物发生关联,被按某种构成放置在一起时,肖像画所还原的是这些商业英雄们缔造商业帝国的不可一世的精神气息。

创作和晋商生活相关的静物作品是毕志勇晋商题材绘画的另一个侧重。为触摸到晋商生活的方方面面,毕志勇收集收藏了几代晋商使用日常生活用品和商业用品,象钱庄的牌匾,银锭,房地契,股票,旧账本,电话机,斗,瓷器,灯笼,和各种各样的服装、家具,书籍,算盘,等等。这些看似普通的器物在被请到艺术家的工作室的那一刻起,角色立刻发生了转换,它们在艺术家的揣摩,把玩,欣赏中,或者成为画面要表达的主题,或者在光影的处理下成为了画面的背景。比如作品《日昇昌 一》,那只带有“日升昌记”字符的红灯笼被轻轻地斜放在椅子上,背景是木刻的钱庄的招牌和嘉庆通宝的钱币,灯笼红红的颜色和暗郁的背景色形成鲜明的反差,它的纸质和木板质感以及钱币的金属感在画家的笔下被刻画的淋漓尽致。画面的右上角,阳光通过窗户照进来,穿过灯笼和椅子落在地上。关于历史的记忆可能是古旧,暗沉,而阳光和红色的灯笼则象征着日升昌商号曾经的红火。画面没有人物,画家对静物的合理的编排和细致入微的刻画,营造了一种如梦似幻的场景,以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方式讲述了主人当年的奋斗史。

写实主义的形式特点更利于画家画面故事的展开。十七、十八世纪的古典主义时期,写实主义历史画创作中风行一时。原因就是写实绘画在图像的视觉呈现上更具要直观表达的优势。画家高超的写实的手法和综合的审美素养,情节的展开就彰显出它真实、真切。再现一种历史的画面,或宗教故事,唤醒一种文化精神的记忆,写实主义具备了历史仿佛可以伸手触摸的无可比拟的优势。

晋商的成功最终得意于儒家文化的强大支撑,他们中的代表人物之一乔致庸,曾经就是弃文经商,终生不忘读书的儒商。从毕志勇不惜重金所收集的账本、契约中,那些工整的书法,和看了无数遍的破旧不堪的《大学》《中庸》等旧书籍,可见当年晋商对儒家文化的重视。笔墨纸砚,古旧的书籍作为文化符号,屡屡出现在画家的画面中。《中庸》道:“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天道酬勤,对于商人而言,信用比勤劳更重要,小财靠勤,大财靠德,晋商对培养德行的重视,以及视“诚信”为生命的契约精神,是毕志勇绘画语言所要开掘的重要命题。而晋商的成功正好应验了《中庸》里的那句话:“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
毕志勇先生从小热爱绘画,在艺术上有所建树是他毕生的梦想。忻东旺和他是晋中师专的同班同学,晋中地区深厚的文化底蕴曾经孕育了诸多商业巨头,也孕育了象忻东旺这样的艺术天才。师专毕业后,忻东旺在绘画领域取得了成就,而毕志勇则在收藏领域成绩卓著。如今,有收藏文化的深厚铺垫作基础,转身投入了晋商题材的绘画创作,再次展现了他作为艺术家,敢作敢当,敢为天下先的晋商作派。用绘画的形式来开掘传播晋商文化的博大精深,既是他实现人生梦想的途径,也是他受益于晋商文化,对山西父老乡亲培育之恩的必然回馈。

商业在今天的社会已经无处不在,商业造成人性中诚信的缺失,拜金主义的泛滥也无处不在。选择了晋商文化作为创作的表现对象,无疑对当下商业精神的重建与反思无疑有着重要的社会意义。毕志勇先生的这一选择,也体现了新一代晋商达则兼善天下的社会担当。正确的决策方向是成功的一半。首先是题材空白的优势,晋商的传奇历史故事中有太多的精彩可以挖掘。再者,形式上他采用了自己擅长的写实手法,既方便了自己心中各种故事的展开与呈现,也便于文化精神层面的传播。我们相信,毕志勇先生良好的天赋,加上多年的积累,在晋商文化的主题创作中会爆发出无穷的艺术魅力。

(于丽华 2015年5月写于中央美院)

参展作品:

《护货——诚信》80cm×120cm

《汇通天下》80cm×120cm

《王轩——日进斗金》80cm×120cm

《社会融资的原始记忆》80cm×120cm

《日昇昌》78cm×115cm

《镖局》110cm×160cm

《历史印痕》90cm×180cm

《起夜》80cm×120cm

 

 

责任编辑 董永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