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05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临汾 > 平阳文化平阳文化

秋日拾遗

来源:山西经济网 作者:乔忠延 发布时间:2018/11/5 9:00:27

秋是一年之中最为多彩、最为赏心悦目的季节。农人喜其果实的丰饶,游人喜其阔野的风光,诗人喜其遍地的灵感,画家喜其缤纷的色彩……上穷碧落下田园,无论何人都有沉甸甸的收获。我也捡拾了一些遗漏在天际阡陌的零星杂碎。
                          (一)向日葵
         向日葵朝着太阳转,这是尽人皆知的常识。转,逐日而转,是向日葵纯情的努力。从破土而出,从嫩芽萌生,即日出而转,日入而息。似乎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向日葵就有三百六十五次逐日,追逐太阳,仰望太阳。向日葵像个痴情的幼童,一刻也不愿离开母亲的视野。
  然而,在籽粒饱满的秋日,向日葵独立田畴,岿然不动。秋天赋予向日葵独立意识。而且,不再仰望太阳的向日葵俯首朝地,像是鞠躬叩拜,不舍昼夜,日复一日。
  有人指责,向日葵辜负了照耀自个成长的太阳。
  有人赞美,向日葵在答谢哺育自个成长的大地。
  难道答谢和辜负势不两立?向日葵无语,似乎是用短暂的生命写照天地间的法则,仰望,独立,朝拜,可以集为一体。
                          (二)水稻
        水稻成熟了。
  成熟的水稻以稻穗为标志。稻穗的成熟,不只是颜色的变化,不只是绿色不再绿,分明是过了那么一个温煦而不酷热的中午,阳光并没有刻意地涂染,稻穗便黄了。而且,不是外在的镀金,而是骨子里积蓄了足够的含金量。
  金的注入,让轻飘飘的稻穗变得沉重。沉甸甸的稻穗,不再像往日那样趾高气扬,那样抛头露脸,而是谦恭地低下了头。稻秆也随着稻穗的谦恭弯下了腰。
  这就是水稻的成熟。
                           (三)风和云
        风和云在秋天合作得最为美妙。
  年少时看《小朋友》杂志,封底有幅画,画的就是风和云。下面的字是:风跑累了,躺在云上休息。
  记住这话是觉得它好,好在哪里不知道。长大了才知道,好在这是最简单易懂的诗句,蕴含最深奥莫测的哲理。
  风还在会躺在云上休息?
  会。
  风躺在云上休息,准是秋天。春天的风最讨厌云,云遮掩大地,遮蔽阳光,让久久盘踞的寒冷禁锢大地,固守阵营,不肯离去。风,不赶走云,春天就无法温煦大地。
  因而,春天的风和云势不两立。
  风,费尽气力,连撕带扯,总算把云驱赶走了,还给春日一个晴朗朗、清亮亮的天。可不多日,夏天来了,日头毒热毒热的,热得地上的万物无不渴望撑起一把巨大的伞,获取阴凉。当然,最适宜的巨伞莫过于乌云。可是,被风赶跑的云居然使小性子,龟缩着就是不露头。不论风如何抚慰云,逗弄云,云依然不理不睬,看样子这铁石心肠要顽固到底。看看酷热难耐的世间,风发怒了,鞭笞着云,云惊慌失措地跑,失魂落魄地跑。跑得黑云滚滚,跑得天低云暗,却总算遮掩长天,遮蔽了酷热。
  秋天,风与云和解了,和解成了亲密伙伴。风跑累了,可以躺在云上休息。云跑累了,可以乘着风远行。
  秋天这才天开地阔,日丽气爽。
                          (四)石榴
       石榴身上浓缩着苹果、梨儿、葡萄,以及很多很多秋果的品质。
  春日一暖,这些果树即发芽长叶,紧随着花苞绽花,不多日花谢挂果。小小的果,如米粒,如珠玑,一天天长大,长大,长得不能再大了,就过滤些阳光的颜色,往脸上轻轻涂抹。涂抹出任何美人也无法涂抹出的颜色,不红不紫,不娇不淡,天然去雕饰就是这个样子。
  一个个圆溜溜地挂在树梢,令人垂涎欲滴。
  可这垂涎欲滴的美来之不易,经春历夏再到秋,石榴和其他硕果不说经受九九八十一难,每一日每一时都有毁容丧生的凶险。且不论别的凶险,仅就小青虫而言,早早就想用枝叶和青果满足自己成长的欲望。要不是黄鹂、喜鹊,甚或乌鸦的呵护,别说修行出罕见的美貌,硕果们随时都面临着夭折的危机。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这是先人在《诗经》里的咏唱,也是硕果品格的写照。外在的美艳,内在的香甜,似乎都是为了还报。请黄鹂、喜鹊,亦请乌鸦来赴一次秋天的盛宴。最盛情的莫过于石榴,担心请来的贵客无法尽情饱享内在的甜美,干脆裂开嘴,敞开怀,将满腔珠玑淋漓尽致地呈现出来。
  乌鸦飞来了,啄起一粒石榴籽,再啄起一粒石榴籽,品咂着甘甜飞走了。飞往大山外面的原野,和它一同飞走的还有石榴的儿女们。
  又一个春天来到,乌鸦撒下的种子就会发芽,石榴的儿女们就会在另一爿原野上安家落户,延续着家族的品质。
                      (五)落叶
       进入秋天,树叶不再是群居在树木怀抱里的孩子。离别的时刻来到了,无边落木萧萧下,就是对这个时刻的形象描画。
  这时候才清楚,把树叶比喻为树木的孩子有些不恰当。孩子有传宗接代的功能,而树叶没有。承担传宗接代功能的是种子,种子早在树木和树叶共同供奉的滋荣中成熟了,远走了,正在积蓄活力,准备生发新的生命。
  树叶的离开是永别,是在和树木永别,也是和光明的世间永别。树叶的目标是落地,零落,零落成尘碾作土,和大地融为一体。从大地吮吸过乳汁的树叶,最终将还原为大地的乳汁。
  凡是离别都不无伤感,树叶呢?
  树叶的情感都很缠绵,它们牢牢牵拽树木的衣袖,没有劲风的撕扯绝不撒手,片片都依依不舍。
  不过,再依依不舍,再感情缠绵,树叶也不会违拗既定的规则。从下至上,从大到小,循序落地。一片,一片,一片片,脱落。脱落也是呵护,为呵护比自个晚来的那些小兄弟、小姐妹,而甘愿先行脱落。
  这就是秋天的树叶。
  这就是落叶的法则。
  落叶的法则维护着树木荣枯的规律,没有一片树叶,因贪恋梢头的滋荣而投机取巧、毁坏信誉。纵然是一千年,一万年,落叶永远恪守着不变的秩序。
  我想捡起每一片落叶,寄给每一个人,嵌进镜子里,每天面镜鉴容时都可以用落叶比照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