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06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临汾 > 内贸内贸

卢布贬值 黑龙江对俄口岸生意“冻僵”

来源:经济参考报 记者:马晓成 王子辰 发布时间:2015/1/18 11:23:29

往年此时,绥芬河青云市场的业户周长伟正忙着准备来年春款服装,但今年,这项例行的商业安排被无限期推迟了——他只是守在自己的档口前,希望卢布的汇率可以回升些,那些俄罗斯的贸易伙伴可以再回来。

在对俄经贸第一大省黑龙江最大的口岸绥芬河,对俄外贸市场显得格外冷清。青云是一座俄罗斯顾客比中国顾客多、可以直接用卢布进行交易结算的市场。这座当地最大的中俄民间综合交易市场,在卢布持续贬值的大环境下,遭遇到了近年来最寒冷的冬天。

在略显寂寞的走廊里,偶尔能见到几个俄罗斯顾客的身影。《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进随便走进了几家店铺,看到的除了安静的店员外,就是矗立在店里的模特。

青云市场管理部管理员付显堃说,正常情况下,该市场冬季的营业至傍晚5点,但最近一段时间,通常在下午三四点钟左右,店铺多就已关门歇业。

周长伟2005年从齐齐哈尔依安县来到绥芬河。从事了多年对俄服装销售的他,对今年买卖的最大感受就是,“想不到”。

“往年卢布汇率也有不稳定的时候,但只是在一定的区间浮动,在年中降下来后,到年初还会回来,但今年完全是陡降,特别是从9月份开始,一路跌下来,几乎就没有升回来的时候。”周长伟说,“卢布贬值对生意的影响太大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卢布加速贬值后,库存已经成为青云市场业主们的沉重包袱。

“进秋冬装的时候汇率下降还不是很明显。自从贬值加速后,俄罗斯方面的合作伙伴已经几乎不返单了,我现在的库存压了两三百万人民币。”据周长伟介绍,库存积压的现象几乎存在于市场里的每家业户,而往年的这个时候,正是传统的销售旺季。

“卢布不值钱了,俄罗斯人承担不起了,比如我这件衣服,成本价1300人民币,早的时候我卖10000卢布还可以有余利,但按现在的汇率我就得卖12000卢布,这样大幅度的涨价,俄罗斯顾客很难接受。”周长伟说。

周长伟还说,以往仅靠回头客取货就能有很大的销量,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多年来建立的商业伙伴也没有办法维持下去了。因为他们把货倒回国内也卖不动,况且现在汇率跌得太快,有的时候货还没运到俄罗斯境内,就已经开始赔钱了。

有着“国境商都”之称的绥芬河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接壤,年进出境游客近百万人次,民贸市场年交易额超百亿元,是国务院批复的中国首个卢布使用试点市,卢布市场2013年流通量达240亿卢布,并于今年恢复开通了俄罗斯游客入境免签政策。

贸易之外,两国边境口岸人员往来也受到了影响。近一段时间以来,绥芬河的月入境人数已从8月的8.72万人次下降至11月的3.98万人次。记者了解到,在黑河口岸,前10个月的入境人数亦同比下降了10.2%。

绥芬河某部门负责人说,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人来了,不管官方的还是民间的。12月本来有一个代表团来,取消了”,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原来5块钱住店,现在就得要9块、10块。”

沿边口岸之外,国内汽车制造企业也感受到了来自北方的严寒。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目前有吉利、力帆、长城、一汽、奇瑞、北汽、海马、江淮、长安、比亚迪等十几个品牌在俄罗斯销售整车,俄罗斯市场已经成为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的重要阵地,受俄罗斯经济下滑的影响,这些企业现在的日子也都不好过。

吉利汽车12月16日公告称,受俄罗斯业务外汇汇兑亏损及汽车销量减少的双重拖累,预计2014年度的净利润同比将大跌约50%。

“我现在就在做三件事,一是收账,二是甩货,前两项做好了就做最后一项,回家。”青云市场里的老业主王鸿宪说。据他介绍,今年的总销售额只相当于过去的1/3,而最近一段时间几乎相当于最好水平的1/10。“以前养一个三四十人的工厂没问题,现在养两个服务员都是问题,绝大多数业主都是这样。”

王鸿宪形容自己的生意是“冻僵了”。“这是俄罗斯大环境影响的,他们在吃不饱饭的时候,穿衣已经无所谓了,有钱还得买面包。我在俄罗斯的朋友们现在都在赔钱甩货,只不过看看谁赔的能少些。”他说。

今年以来,俄罗斯央行已六度加息,目前利率高达17%,几乎为年初水平的三倍。然而,包括加息在内的各项举措并未有效遏制卢布贬值。尽管形势并不乐观,但周长伟觉得还可以再等等。

“还得再坚持一二年看一看,俄罗斯的经济不可能总这样,总会有一天好的,再说这么多的基础、关系都在这儿,总会比再开创一摊事业要好得多吧。”周长伟说。


责编:牛立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