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忻州 > 城市建设城市建设

与树相伴的温情之旅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7/3/10 16:51:21

     最终一定会发现树亦人生

  从孩提韶年到莘莘学子,再从军营的磨砺回转到久别的家乡,40年间,我不知越过了多少道或贫瘠或葱茏的山岗、沟壑,走过了多少个或繁华或安谧的城市、村庄,或许是途经的风景多了,常常就模糊了曾经之处的阑珊容颜,也淡忘了某一段人生旅程中擦肩而过的不同的脸,但始终有一株似曾相识的树,烙印在我心灵的扉页上,任光阴流逝也无法祛除那份树之神韵赋予的生命仰望和绿色召唤。

  儿时居住的小巷有一株听父亲讲比他还年长的老树。每当我沿着狭长弯曲的小巷放学回家时,总会在那株树下停留,那是一株看似弓腰驼背的百年老柳,年复一年地将满身的枝繁叶绿荫蔽着小巷的一方天地。我喜欢黄昏时分坐在树下的条石上,望着家家户户升起的炉烟,闻着丝丝缕缕时浓时淡的饭菜清香,静静地聆听树叶沙沙、蝉鸣鸟语,偶尔还会用柳叶,伴着不知谁家屋檐下穿梭疾驰的雨燕呢喃,“吱吱呀呀”地吹起一段自以为动听的柳哨儿,此刻的心思早已插上翅膀,一路飘飞去了橙红霞照的西天外了。

  年幼的我曾好奇地问过父亲,老柳树为啥每年都能长出一身的绿叶,却不见再往高长呢?父亲微笑着说,那是树长大了、成熟了,就如同你慢慢长大、走向成熟时,自然会懂得不能随意放弃对自身生命的蜕变和升华一样,要保持精神与心灵的生长永不枯竭,那样活着才有意义……前几年旧城区改造,我特意回儿时的小巷、旧院所在走了走、看了看,那株百年老柳已然消隐在了林立的高楼大厦间,唯留下一段源自老柳的别样童趣和父亲当年的一番耐人寻味的话语久久萦回不去。

  后来的日子,我踏入警营。营房后面的山坳里,一株不畏风吹日晒、不惧霜欺雪压的野山杨深深吸引也陪伴我走过了那段激情也沧桑的年华。那是一株真正野生的山杨树,大概10多米高,树身根部龟裂粗黑,抬眼望去,越是上面的树皮越是渐渐光滑而泛出一抹浅白灰绿的嫩色,一片片边缘密集了波浪状钝齿的椭圆形叶子,将整株山杨的顶端葱茏成硕大的圆形树冠,就那么数十年默默地昂首挺立着。

  我曾经陪一个家境贫寒、酷爱绘画的农村籍战士去看过这株野山杨。我对入伍后一度消沉、迷惘的他说,有机会把这棵山杨树画下来吧,你看它那经历再大的风雨和苦难也不曾倒下的浑然天成的姿态,一定蕴含着、昭示着什么……后来那个战士复员前和我说,他已经将那株野山杨画进了心里。面对这样一株忍受了阴冷黑暗而不绝生长的野山杨,我想,也许没有哪个画家能用拙笔将原始的风骨桀骜画为对人生历练的影像,没有哪个文人雅士能用诗文妙语将无声无形的成长表达成对生命感恩的过往。但是,只要舍得一生的求索和一世的繁华去不断地用心领悟、动手描绘,最终一定会发现其人如树、树亦人生,不只有寒冬的荒芜,还可以温暖如春、灿如夏花、迎候硕果金秋的喜悦。

  每一段人生路途都有缘与树相遇,而今转业回乡,与树的缘再次定格在了天地之间那北方特有的盛烈而质朴的性情之上。放眼故乡,以往的坑洼地变成了绿化带,过去的臭水沟、垃圾堆变成了主题公园、绿地广场……不论是昔日满城白絮飘飞的杨柳,还是如今高架桥两旁错落有致的绿化树,都让故乡有了不一样的味道。当这般绿色的奇迹进入灵魂深处,何不再做一次与树相伴的温情之旅,像树一样感受浪漫生活、品味快意人生呢!

  (杨鹏杰)

 

责任编辑:郭俊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