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报视点经报视点

社区团购火爆,“卖菜革命”苦了谁乐了谁?

来源:山西经济网 作者:齐泽萍 发布时间:2021/1/13 9:16:13

9毛钱买份青菜、1分钱一袋盐,你所不能想象的低价。近来在太原许多小区,社区团购平台迅速蔓延开来,亲民价格的商品涵盖日常生活所需的瓜果蔬菜、肉禽蛋奶等,小区居民普通消费进入了每天快乐的“薅羊毛”模式。


小区周边卖菜的商贩减少了蔬菜进货量。 本报首席记者 齐泽萍 摄


1月11日,记者在北中环桥西一小区了解到,仅这个小区就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唐久优品团等多家平台入驻。记者从下载登录的两个平台看到,普通蔬菜类青萝卜3斤2.49元、杏鲍菇250克2.19元,价格明显低于周边菜市场,像价格稍贵的智利车厘子,250克一盒限时秒杀价仅11.8元,市场价大概需要24.8元,便宜了近一半,日常生活离不开的牛奶价格也低于市场价,特仑苏纯牛奶一箱49.9元,市场价要到66元一箱。


粗茶淡饭饱三餐。受疫情影响,加之天气寒冷,让生活紧张的人们迅速接受了社区团购,互联网新技术的应用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捷。


消费者“薅羊毛”乐在其中


“我们是新小区,因为入住率不高,周边配套还不完善,买菜是个难题,社区团购解决了我们的日常需求。”北中环桥西小区的刘女士对记者说。刘女士上班在南城,每天中午饭在单位食堂解决,晚上回家一般在7点左右,回家上楼顺便取上前一天在平台订购的菜品,方便了不少。


下午5点记者在小区小超市里看到,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的货物已到店,在地上摆了好几筐,超市小李老板正在根据手中打印好的订单理货,将货品多的客户商品集中在一个购物袋中,方便拿取。


“我们这个小超市集中了好几个平台的货物,哪个平台有秒杀活动,我们就及时分享到微信群里,大家能抢到更多更便宜的东西,我们也能获得利润。”小李说,为了吸引客户群,超市还专门多雇了一个人,负责送货上门服务。


“平台的价格是真的便宜,这个肉松面包我们卖4块利润都不大,平台上才2.19元。蔬菜更是,有些秒杀蔬菜就像白送一样。”小李的超市原来专门分出一间卖蔬菜,现在摆放的蔬菜特别少,每样也就三四斤。“不能多进,卖不出去就烂掉了,等平台人数再往上走走,蔬菜这块我们就不做了。”


新小区社区团购这么抢手,那么老小区如何呢?


兴华北小区是个居住密度特别大的小区,由社区搭建的菜市场是周遭居民的主要采购点。然而,1月11日上午11点左右,记者在市场内看到前来采买的人并不多。


“平台上的菜这么便宜,坐在家里就能下单,何必到菜市场里挨冻。”王大姐现在已经“薅羊毛”薅上瘾,熟练掌握了各平台限时秒杀的时间点,每天点几下就解决了一天的食材。


平台纷争瓜分社区大蛋糕


社区团购是个庞大的市场,各个互联网巨头纷纷抢驻,美团、阿里、腾讯、拼多多、滴滴几乎你所能想到的都在入局社区团购。


2020年7月7日,美团发布组织调整公告,成立“优选事业部”,上线社区团购模式的“美团优选”。据了解,截至2020年11月20日,美团优选已覆盖23个省191个城市。


拼多多上线了社区团购平台“多多买菜”,采用“预定+自提”模式。凭借自身的农产品DNA、在下沉市场的耕耘、海量的补贴等,多多买菜上的商品均价远远低于市场零售价,抓住不少用户的心。


2020年11月3日,滴滴CEO程维刚在内部会上表态“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随后滴滴就调兵遣将,将大批技术和运营业务骨干派往橙心优选。临近春节,这两天橙心优选又请出了郭德刚、蔡明、马丽等名星助阵,可见其“烧钱”力度。


2020年12月11日,据京东集团发布公告称,将出资7亿美元战略投资湖南兴盛优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将参与和滴滴、美团、阿里、拼多多等巨头的竞争。


“这些平台斗得越厉害,我们老百姓越受益。”王大姐乐得见平台大战,坐收战果。


不难看出,对于社区团购,大佬们都没有退缩的意思,互联网巨头在奋力搏杀,而这个时候正是我们普通消费者“薅羊毛”之时。但能薅多久羊毛?这要看互联网巨头的烧钱大战打多久,社区团购之争考验的是巨头的资金、供应链、策略等组成的综合实力。


弹窗引流线上线下双向赢利


小李的百世邻里超市每天5点半后到8点是人流高峰期,来店取平台货品和取快递的邻居,顺便在超市内购物,这也是小李为什么愿意作平台店长的原因。所以每有平台活动,他都将窗口推送到群里。


社区团购模式盈利是双向的,社区团购平台盈利时,作为线下的社区门店除了获取佣金以外,上门自提的居民到店也能带动社区门店原有商品的销售,同时也为门店增加人流量。


记者观察发现,各个平台的团购玩法大致相同:建群、销售、下单、配送。基于邻居这一身份建立起来的社群关系,信任感非常强。但凡有缺货或货物不满意,小李团长会为大家即时办理退货。


据了解,社区团购主要使用“三低”策略:商品低价袭击用户消费,比如多多买菜的补贴达到10亿元,水果蔬菜的价格最低到了1元以下;配送门槛低,社区平台基本上没有什么配送门槛,社区自提点主要有用户下单就会进行配送;团长佣金提现上下限也没有进行规定,也没有所谓的手续费,佣金收入可观,对于团长来说是比较有吸引力的。


小李团长是经过培训的,几个平台都对他进行了短期快速培训。如多多买菜为了招募到优秀的团长资源,实行了与地推机构合作,还设置了一对一扶持计划,团长除了拿到正常比例10%—20%的佣金收入以外,还可以完成相应的订单任务获得额外奖励。


一位专注生鲜农产品供应链管理的软件开发人员对记者说,社区团购的主要消费人群为低线城市的家庭主妇,这些人对价格敏感,订单主要为家庭消费。所以想做好社区团购,胜负的关键在其后端的整个供应链条,仅凭流量抢夺与前期砸钱是万万不够的,暴雷倒闭的数家公司已经证明了这点。


那么一个好的在线生鲜订购配送系统什么样?要帮助企业进行员工、客户、供应商等人员管理,以及订单、库存、财务、统计等业务管理,满足配送企业从订单处理、采购分拣、仓储配送、财务对账等运营流程中的业务诉求。比如一键下单,采购员在外可以录入采买价格、来源等信息,回到仓库,用智能入库分拣秤称重,数据直接入库到系统,分拣也是一样智能分拣。进销存进出加工、损耗盘点等都比较全,配送员送货还能实时看到车辆位置,老板从APP就能看到客户毛利、商品损耗、销售盈亏等数据,可以业务流程全面监控,提高工作效率,降低经营成本。


新科技是否砸了小商贩“饭碗”


互联网这项“科技”应用,用极低的成本,前一天晚上收集了海量的预售需求,通过高科技驱动的高效仓储和物流,第二天就会送达社区,真正发挥了这个模式的威力,让消费者受益。很多网友说:“大家都团购买菜了,那些靠卖菜为生的小商贩怎么活?”“资本夺走无数卖菜小商贩的生计,这是不道德的。”是不是这么回事呢?


小赵和哥哥在新建路胜利街口开了个门店卖菜10年,哥俩没少辛苦,但也挣下了钱,在一新建小区楼上楼下各买了一套房。去年,他们又开了第二家店。


“对我们的影响不大,我家主要业务是给饭店送货。零售的买卖也挺好,可以说丝毫没有影响。”采访小赵时,他特意给记者发来了视频,上午10点21分,店里20多人在买菜,20多平方米的空间内还有些拥挤。


但还有很多小商贩反映不一样,记者在兴华北小区菜市场询问了多人,均反映现在的买卖不好做了,有几家规模小的已经退出。


“我们就挣个辛苦钱,现在也不好干了。冬天的菜容易冻,耗损大,价格上完全拼不过社区平台。”每天进货量在2万元的老刘师傅也是叫苦不迭,对“大佬”们倾轧零售市场颇有微词。“卖菜这点儿小事,你们费不着这么拼吧。”


当然,社区团购也有劣势,从价格上来看,团购上的秒杀价确实比门店便宜,相当于小商贩的进货价了,但秒杀的菜和水果一般都是萝卜、土豆、砂糖橘这样的应季大路货,其他的品种价格也没有那么便宜。


据了解,几个社区团购平台早已做到了月销售额破亿元甚至10亿元的成绩。这个冬天,随着疫情形势趋紧,可以预见,社区团购平台渗透的势头不会减少还会越来越强。在此情形下,小商贩该如何谋生,是向“流俗”低头趁早转行,还是硬挺,抑或做精品菜,或点对点送菜,是该早拿主意的时候了。


 短评 

社区团购是不是“狼”来了 

 

面对巨大的社区市场,互联网巨头们蜂拥而上,这是一种市场行为,更是科技进步的表现。那么互联网巨头低于成本的销售模式是否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是否挤压了原本属于小摊贩的生存空间?社区团购是不是“狼”来了?一时间,各种纷争不断,褒贬不一。谁动了“卖菜人的饭碗”成为了热议话题。


“社区团购”之所以能用价格说话,关键是其模式。社区团购核心价值是:去库存。因为是“预售”,没有销售压力,也没有库存损耗,所以可以刨除损耗计提,实现价格优惠,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巨头们看准了未来赚钱空间,提前在露天电影场玩抢板凳游戏,投入巨资投入人力抢占市场。普通消费者每天快乐地“薅羊毛”的同时,另一个群体小商贩受到了严重冲击。巨头们惯用的补贴战,进入到买菜这个民生领域时,被指抢走底层民众谋生的饭碗。


那么这件事该怎么看?润米咨询董事长、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刘润的一席话值得深思:


这在商业世界中,有一个专门的词:技术性失业。但是,对技术性失业的担忧,并不是今天突然才有。


蒸汽机被发明以后,工业国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工人暴动。工人们占领工厂,打砸机器;全自动化汽车生产线,更是导致工人失业。美国汽车协会的人,在特斯拉门口举牌抗议;互联网平台上线后,多少家实体店倒闭也是如此。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效率,是商业社会进步的唯一方向。这就是规律。


谁都不想被替代,但这是“进步”的代价,我们应该看到进步以后产生的数以万计的新业态、新的就业。历史许多事实证明,因为善用科技,而提升了商业效率;也因为提升了商业效率,而可能改变底层职业结构,解放更多的生产力。


因互联网应用这项科技带来的效率革命,还没有结束。现在看来,我们唯有适应,寻找更“高级”的生存空间。未来,社区团购市场在补贴战之后也定将出现新的优胜劣汰,谁能把庞大的线下客群运营得好、谁能整合更丰富的直采供应链、谁能让物流环节更少更快,谁才可能胜出。


 责编:赵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