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论文

都市类报纸副刊的流变与回归

来源:山西经济网 作者:李 玉 发布时间:2018/9/11 12:07:06

都市类报纸副刊的流变与回归 


 

 

 

中国的报纸副刊起源于1916年创刊的《晨报》,主要刊载非新闻类的杂文、散文、诗歌等,注重稿件的思想性、知识性和趣味性,它奠定了中国副刊的地位、水准,也为之后的报纸副刊确定了范式。


《晨报》副刊原名“晨报附镌”,后改“附”为“副”。附,附带,外加;副,次要,辅助。由此可见,无论是“附刊”还是“副刊”,在整个报纸的布局中,都是从属的地位。报界有句俗语,“新闻主攻,副刊主守”,即以新闻类的作品获得关注、提升影响,而以副刊类的作品博取好感,留住读者。


自副刊诞生以来,这样的功能性定位从未改变。不过,上世纪90年代中晚期,都市类报纸兴起,副刊的面目在20年间,有过数次变化。本文即以笔者供职的《山西晚报》为例,初步对这些变化进行探讨。


山西晚报创刊于1999年,并在本世纪初迎来飞跃发展。笔者在山西晚报的工作经历,基本上完整经历了这个阶段,并亲历了副刊在此阶段内的种种变化。


一、传统副刊时代


刚开始的山西晚报副刊,沿袭着《晨报》副刊的传统,刊登杂文、散文、小小说等稿件以及漫画,版数较少,但非常精致,一些经典的栏目保持至今,成为山西晚报的品牌,在读者中享有盛誉。如“子夜”,从创刊时就设立的纯文学性版面,至今已20年;如“老西儿”漫画,至今已刊发4000多期,创造了都市类媒体连载漫画的世界纪录。


不惟山西晚报如此,全国的都市类媒体都是这样,如同城的《太原晚报》,有“天龙”副刊,在省城读者中也有很高的知名度。而《北京晚报》的“五色土”副刊、《羊城晚报》的“花地”副刊、《新民晚报》的“夜光杯”副刊等,历史更加悠久。他们因为地域和定位的不同,或许有着不同的风格,但是总体而言,在崇尚静雅和品位,希望读者能捧读深思上,却有着相同的追求。


二、大副刊时代


进入21世纪,缘于飞速发展的市场经济带来的广告业需求,都市类报纸走入“黄金十年”,几乎所有的都市类报纸在此一时期都在扩容增版,进入“厚报时代”,48个版面被视为寻常,64个、80个版面也非罕见,时有百版问世。很长一度时期,山西晚报每日出刊32个省版(全省发行)、16个市版(太原地区发行)以及8个版的行业周刊(全省发行),为山西报业之冠。


在这种形势下,副刊也进行了大幅度的“扩军”,而副刊原有的雅致和沉静的审美偏向不可避免地被稀释和消解,读者定位也从有一定文化水准、具备相当阅历的中高端人士延伸向所有的社会群体,并为不同的群体打造不同的副刊,以山西晚报为例,每日的副刊版面会有6-8个。


彼时的副刊,简略分类,可以分为如下几类:


文化副刊。传统副刊实际上是文学副刊,受众群体主要是文学爱好者,而文化副刊,在包容文学副刊的同时,关注的触角延伸向文博、文艺、学术、出版等领域,以全面、深度介绍相关文化领域事件为目的,同时也未放弃传统副刊天然具有的高品位。《山西晚报》与之相关的版面如“访谈”“厚重山西”“夜读”等。


生活副刊。都市类报纸的发展以发行量为生命线,没有读者,影响力和广告经营都是空谈,要争夺读者,便是要给读者提供全方位无死角的信息服务,新闻只是其中一端,健康、教育、家居等方面现代理念的传达和具体方法的推荐也必不可少,在传统副刊上,这些一般都归纳在“生活常识”一类的栏目下,置于版面的边角,而《山西晚报》以“尽心竭力服务大众”为宗旨,特意推出了大量的生活类副刊,不惟落实了这一宗旨,也引领了省城同类报纸的风尚。相关的版面有“互助社”“亲子”等。


情感副刊。为给在节奏快、压力大、人际关系疏离的城市人提供一个情绪发泄的出口,彼时的都市类媒体,不约而同都开设了情感类专栏或版面,和严肃、生硬的新闻类版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都市类媒体增加了更多的温情,让读者对报纸产生了更深的心理依赖。《山西晚报》的“倾诉”版面,让许多人在生活中无从诉说的故事有了释放的空间,也让山西晚报的情感类副刊在省城媒体中独树一帜。


同时,作为一份地方类媒体,《山西晚报》的副刊也要求具有本土特色、本地风味;作为和快捷但同质化严重的网络媒体竞争的一项内容,《山西晚报》的副刊,也在渐渐拉近新闻和副刊之间的距离,副刊新闻化和新闻副刊化成为当时编辑的追求,而这,事实上也是全国都市类媒体共同的倾向。如杭州的《都市快报》,整个报纸都呈现浓郁的副刊特色,所以,《都市快报》并无专设的副刊版面。


三、回归时代


进入2010年代,因为全国经济的下滑,更主要是智能手机的普及,从报纸上获取信息成为用户的最后的选择,全国的都市类媒体都感受到了“报业寒冬”的来临,赖以生存的发行量和广告额都在断崖式的下滑,各家都在苦苦挣扎和断尾求生。报纸扩容增版,首先增加的也许不是副刊版,但到这时候,减少的一定首先是副刊版,甚至有些报纸干脆取消了副刊。所有的副刊编辑也在想着如何在移动智能时代重新显示自己的意义。


2018年8月,《山西晚报》又一次改版。这一次,又将减少的副刊版面恢复起来,但也不是简单的数量增加,每一块版面都经过深思熟虑,要明确报纸在今日的功能定位,要发挥报纸本身所具有的特长优势,而在读者厌倦了许多自媒体先天带有的哗众取宠、夸大其词、浮躁粗陋的风格后,报纸副刊的回归,也恰在其时。


这种回归,是向传统副刊的致敬,以思想性、文化性为旨归,以有回味、有价值为追求,但这也是副刊的嬗变——在分众化阅读下的背景下,把握时代的脉搏,提升副刊的品质,坚持自己的特色,毕竟,在信息爆炸和价值多元的今天,自己的形象越鲜明,才能越发彰显自己的存在。改版时间不长,成败犹未可知,但笔者坚信,这是正确的方向。


(作者单位:山西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