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临汾 > 新闻聚焦新闻聚焦

寒冬下的山西煤炭:2015年或更差

来源:经济观察网 记者:曾建中 发布时间:2015/2/8 21:10:26

导语:“山西要有这个思想准备,2015年的经济情况比2014年好不到哪里去,有可能更差。”

“山西如果拿不出很好的办法,短期内比较难办。”刘道友在1月31日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他曾担任山西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现任山西省实业家联合会副会长,长期关注山西经济发展。

刘道友认为,煤炭市场有个周期:好三五年,坏三五年。“这一次周期我认为有它的特点,就是处于全国严厉实施环境容量控制,全国都在寻求转型发展,都在寻求去掉高污染高能耗产业的时候。”他说,这一客观环境有可能在这次周期后成为一个新常态,“山西要有这个思想准备,2015年的经济情况比2014年好不到哪里去,有可能更差。”

经济寒冬下,山西正在谋求改变。目前,山西省2015年“两会”正在进行,山西省长李小鹏日前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山西省将大力推动煤炭革命,使煤炭产业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对于“寒冬”,山西的感受或许更深切些。2014年山西省GDP总值为1.27万亿元,增速为4.9%,全国倒数第一。而在煤炭“黄金十年”(2001年至2011年)中“全省经济增速最快”的吕梁市,2014年前三季度增速同比下降0.8%,省内垫底。这些成为山西“一煤独大”的最新注脚。

山西省2014年GDP增速与预期目标9%相差近一半。李小鹏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预期目标未实现,主要是由于由于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以煤炭、冶金、电力、焦炭、化工为主的能源原材料工业总体疲软。特别是山西最大的支柱产业煤炭供过于求、价格下跌、效益锐减,影响到地区生产总值等总量指标和财政收入等效益指标。

对于煤炭革命,山西已显现重视。日前,山西省委、省政府正式出台 《关于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从资源配置、项目审批、建设生产、生态治理、安全监管、销售体制、交易方式、企业改革、权力约束、法治建设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提出推进煤炭管理体制改革,到2017年基本实现煤炭管理体制和管理能力现代化。

《意见》释放出六大政策信号:一、2020年前,山西省原则上不再新配置煤炭资源;二、2020年前,除“关小上大、减量置换”外,不再审批建设新的煤矿项目(含露天矿);三、严格执行控制煤炭产能增长的产业调整政策;四、停止审批年产500万吨以下井工改露天开采项目;五、全面推进煤炭资源一级市场招拍挂;六、2017年前基本解决现有采煤沉陷区受灾群众的安居问题。

在《意见》发布之前,山西省在2013年、2014年出台了“煤炭20条”、“煤炭17条”,并在全国率先清理涉煤收费、全面展开煤焦公路运销体制改革、推进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等一系列改革。但在此期间,山西省出现了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煤炭领域内尤为突出,属“重灾区”,这与煤炭管理体制机制的诸多弊端有直接关系。

对于《意见》,刘道友未做具体解读。在他看来,要扭转目前的经济颓势,山西首先要尽快将近几年投资的两三万亿元的项目尽快形成生产力,达产达效,比如煤炭深加工项目等,这些项目适合国家目前的生产形势需要,“可以救救急。”

就长远发展而言,刘道友提出了一个战略措施,即山西省与全国的用煤大户(年用煤百万吨以上),包括焦化厂、钢铁厂、电厂、化工厂等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目的是始终稳住煤炭市场,不至于受市场大起大落影响。他认为,这个措施一定要选在煤炭市场光景好的时候,也就是煤炭处于卖方市场的时候,不失时机的采取。协议可以规定,不管市场煤价涨到多少,或跌到多少,山西供应给这些大户的煤每吨价保持在500 -800元之间,当然根据煤钟不同,协议价有不同。协议一定要保持5年不变,这样山西不仅能在全国煤炭市场上起到稳定器的作用,还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出煤炭大省的优势,起码不至于大起大落,给山西省的经济造成大的震荡。

刘道友建议,如果接下来煤炭市场出现良性反弹,山西省就应该不失时机的抓住机会,做上述战略上的考虑。


责编:牛立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