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忻州 > 人物人物

山西代县有个西安事变捉蒋第一人王国才

来源:山西经济网 作者:石俊文 发布时间:2016/12/6 11:12:27

  今年是纪念西安事变80周年,可作为张学良东北军骑兵六师上校副官处长、西安事变捉蒋第一人的王国才,却早在1978年就病逝于山西省忻州市代县,享年75岁。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促成了国共第二次合作,形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成为了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点,为赢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不朽的贡献。身为抗日将领、民族英雄、国家功臣的王国才,在2005年和2015年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70周年时,均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功臣勋章。

  据晋起投字(1987)18号文件对王国才的结论称,王国才(号捷三),1903年6月出生于辽宁省新民县。在1936年12月任张学良东北军骑兵六师上校副官处长时,接受张学良将军指示,具体参与了西安事变的组织工作,系带队捉蒋的领导者之一,为民族抗日作出了积极贡献。在1949年1月任国民党国防部员、华北总部少将高参时,又顺应时代潮流,跟随傅作义将军和平起义。1955年由部队转业到忻州地委工作,1970年下放到代县农村,1978年病逝。王国才同志一生爱国爱民,坚持抗日,向往光明,追求进步,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制度,自觉服从组织分配,不计较个人名利得失,确属有贡献有影响的爱国起义将领。

  王国才,身躯高大,秉性耿直,骑术超群,枪法极准,有军事才能,受到张学良将军器重,便于1928年推荐他考取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七期骑兵班学习。1930年毕业后,在河北省任东北军骑兵六师少校副官主任,负责训练白凤翔的部队。1934年,王国才由骑兵六师十六团三连少校连长直接升任该团中校副团长。1936年2月,又经张学良将军推荐,考入国民党中央军官学校武汉分校骑兵科学习。1936年11月毕业回到西安,张学良将他任命为骑兵六师上校副官处长,并对他说:“在我这里住几天,你们的白凤翔师长就来了。”

  王国才遵照张学良将军的指示,在西安住了下来。当时,东北军抗日热情很高,但蒋介石却严令张学良“剿共”打内战,张学良对此很不满意,到洛阳请蒋介石坐镇西安指挥,蒋便来到西安临潼。在西安时,张学良有时中午和大家一起吃饭,曾说:“我们东北军宁可抗日打光,也不能为‘剿共’消耗掉,这样才对得起家乡三千万父老乡亲。”

  王国才住下没几天,张学良就电告骑兵六师师长白凤翔从甘肃固原回西安。王国才上路迎接,并将白回到西安的消息报告了张学良将军。次日,张学良将军接见了白凤翔。在同车回白凤翔寓所的路上,白凤翔问王国才:“外边有什么消息?”王国才答:“东城门正训练一部分人,不知做什么,非常秘密,只有张学良将军的秘书和特务营长孙铭久知道。”

  1936年12月10日,蒋介石在临潼召集东北军所有的骑兵师长开会。12月11日傍晚,张学良召见白凤翔师长并进行了密谈。在与白凤翔同车回张学良将军事先安排好的住处后,王国才见白凤翔面色很不好看就问:“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白凤翔答:“明天,我们去华山打围,你现在就去找我师的旧人谁还在西安,叫他们来。”王国才出去找回七个人,都是白凤翔过去的亲信。遵照白凤翔的指示,王国才准备好了汽车、枪支,并去张学良将军那里取回一打20发的手枪,分发给亲信每人一支。

  当天午夜时分,白凤翔对王国才说:“今夜两点,我们出发捉蒋介石去,此去恐怕是九死一生,但我们都受过张学良将军恩遇,况且我们捉了蒋介石可以一起打回老家去,此行非去不可。”王国才听白凤翔说完,心中虽然充满了打回东北老家去的希望,但也禁不住大吃一惊,因为蒋介石当时在临潼的警卫很多,能不能捉住蒋介石还是一个大问题。此刻,白凤翔又说:“我在银行里存有4万元,我有三个男孩,你有一个。给他们每人1万元,我们死后,就把这笔钱作为他们的学费吧!”

  凌晨两点多钟,王国才随白凤翔去见张学良将军。张少帅立即将5万元关金券交给了王国才,作为奖赏士兵之用。随后,王国才同白凤翔、刘桂五、温团长(名不详)四人同乘一辆小车出发了。200名卫队员乘坐20辆军用汽车,军官们乘坐5辆小车,整个捉拿蒋介石行动由白凤翔师长全权指挥。

  一路上全体捉蒋将士乘着夜色,悄无声息地快速向临潼进发。凌晨3点钟,到达离临潼5公里远的灞桥,白凤翔师长命令全体将士停车集合。队伍快速集合后,白凤翔师长对全体将士讲话。他说:“到临潼后,任何人不许抢先放枪,捉蒋介石的意义现在向大家交待清楚,也就是说,蒋介石把我们东北送给了日本人,我们无家可归,连我们的祖坟也送给日本人了。我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要打日本人,我们要打回老家去,一齐抗日。”

  凌晨3点50分,全体捉蒋将士由灞桥起程向临潼进发。第一辆汽车乘坐士兵20名,由卫队营一名连长指挥。王国才和白凤翔、刘桂五、温团长(名不详)乘坐小车,跟在第二辆军车后面。到达临潼后,大约凌晨4点钟,头道门卫见全副武装的将士驱车直入,便架起轻重火力,拦车询问,拦查证件。正当此时,门卫中有人惊呼:“全副武装的东北军深夜来袭击了!”顿时头道门卫轻重火力一齐向捉蒋将士扫射。乘车捉蒋将士中有一神枪手开了枪,击毙了三名蒋兵。经过一番激战后,队员们冲破了第一道防线。逼近第二道门时火力更加猛烈,捉蒋队员无法前进一步。这时候,白凤翔师长让王国才挑选了20名奋勇队员,每人发给50元大洋的赏金,由王国才带队肩踏肩上了房,用手榴弹炸开了第二道门。在这次激战中,王国才负了轻伤,但他来不及包扎好,就同将士们一齐冲进了蒋介石居住的院子里,当场打死20多名蒋介石的贴身护卫。当捉蒋将士进入蒋介石的卧室时,却不见了蒋介石,蒋介石的假牙和衣服放在床边。于是,他们一齐到院内搜查,没有找到蒋介石,但活捉了右肩受伤的侍从室主任钱大钧和将的族侄、曾任北平宪兵第三团团长蒋孝先。便审问二人:“蒋介石哪里去了?”但二人都保持沉默。后来,王国才奉刘多荟师长的命令,将蒋孝先推到外边的一个小隙子里枪决了。

  凌晨6点钟,大家还没有发现蒋介石的踪影,白凤翔师长就将此电告张学良将军。张学良将军指示:“立即搜山并告诉大家,蒋介石并没有走远。”紧接着,大家就开始搜山。外围有105师包围着,参加搜山的将领有王国才和刘多荃、唐君尧和张学良的卫士长谭海、孙铭久、王玉赞。大家到了后山,山上的士兵乱放枪。蒋介石闻警后,便站了出来,问:“你们是哪个队伍的?”将士们齐答:“东北军。”蒋介石又问:“谁带你们来的?”将士们齐答说:“白凤翔师长带我们来的。”蒋介石说:“让白师长来见我!”将士们哪里听他那一套,齐声高呼口号:“打回老家去!”将士们把身穿灰棉袍、白绒裤、光脚、无牙的蒋介石抬了出来。随后,东北军将士们轮流背着蒋介石下了山,将蒋介石交给了东北军骑兵六师师长白凤翔。白将蒋介石押送到杨虎城处住了一宿后,将蒋介石交于张学良将军。张少帅将蒋介石押移到高桂滋住处。这时候,张学良将军通电全国,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结果被私通蒋介石的交通处处长蒋斌扣压了电文。张学良将军得知后,立即将蒋斌枪毙了。王国才曾听白凤翔师长说:“周恩来就住在张学良公馆里。”得知这一消息后,王国才才想起来,事变前张学良将军曾亲自乘飞机到甘泉与毛主席见过面之事。这些消息改变了王国才过去对共产党和毛主席的看法,从心底里开始敬仰起毛泽东主席来了。

  据曾经亲历西安事变捉蒋的东北军骑兵六师十八团少校军需官李绍曾回忆,王国才捉蒋还有更动人的一幕:将士们四下散去,搜查骊山。不久,老蒋就被搜查出来了,立功者为我们骑兵六师的上校副官处长王国才。王副官先是在院墙外的乱石沟里发现了一只鞋,一见鞋的品质,就断定可能是老蒋的,他便顺着一条小径往上追,果然在一块巨石后面的乱草丛中发现了龟缩在里面的老蒋。王副官便说:“请委员长下山”。蒋说什么也不肯动地方,王副官就将他往山下拽,但拽全国“领袖”又不好意思死气白赖。忽然老蒋顺势一推,王副官便一下摔倒在山坡下面去了,腿、手臂和脸都被乱石划伤了。

  悠悠岁月,80年过去了。如今王国才的遗孀王桂枝还健在,今年87岁,系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复转军人。王国才生有三男一女,均在代县工作。长子王学人,在代县地税局工作;次子王学民,在代县公安局工作;三子王学服,在代县法院工作;女儿王学务,在代县市场监管局工作;孙子王磊,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队任副连职。

  图一为西安事变捉蒋第一人王国才;

  图二为授予王国才同志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功臣勋章;

  图三为授予王国才同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功臣勋章。

责任编辑:朱芮